P O P I L + sha sha

跨不过    -[Write/文字]
Tag:

午夜、白昼、驯鹿,如心脏最底的领域。

我们无法面对,沟通,失去了语言,跨不了过去,跨不了过去。

即使彼岸有花草,如檀木,是景致的细节,我们,手拖着手,汗流在身体上,跨不了过去。

是过于任性的脉,跳跃失匆,幻想他日,在巴比河旁,在湄公河岸,寻水中枯石,建立堆积,承载梦岛。

不如我们,生活在这里。反正,世界大,我们逃不了,逃不远。

不如我们,消失在诗与文言文之间,看起来至少是文雅的。不落他唾人言,片语。

不如我们,跌入泥垢,挖更深更浑浊的,我们或许,可就此下沉。

但我亦怕,只是我执意厌世,你并不想同行。

只是我亦怕,没有声音,听不见风的呻吟,树木也不摇,花不开,食物亦无味的最底狱。

如电影,过片断在屏幕,把眉头锁放大,逐寸解剖,看到颜色,才明白,当日你与我注定跨不过,今日你与我,注定逃不过,跨不了过去。

 

posted by  at  2011-08-03 03:35:0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妈妈    -[Write/文字]
Tag:

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能够好好相处。但有事的时候。忍到最后,始终电话那边为我担心为我焦虑的人是你,也唯一只有你愿意听到我在最失败,或者痛失了什么的时候说最心里的话。

同样我也希望你会为我高兴,为我骄傲。即使只是那么一点点不容易的每次相聚。

但那么多年。无论我多努力,也无法填补你心里希望的和期望的事损坏了而造成的空洞。那是必须你自己再勇敢一点去看清楚的问题。并得去接受。我是无法用再多荣耀去遮盖这些暗灰。

我也有很累很需要支持的时候。在你身边你依然有你的丈夫,有一个家和屋檐遮头。而我的路就在我前面,不能断。我是必须和只能一直出走下去了。

但其实我很爱你的,妈妈。因为每刻,我最想分享的人,是你。

posted by  at  2010-05-10 01:53:2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when i miss    -[Write/文字]
Tag:

大概是因为糖糖走了,家里四猫宝开始比以前更亲近,特别绵绵,毛太软太腻了。昨天早上打开窗,绵绵冲了出去阳台跑去看红色猫箱。看糖糖在不在。因为之前一直都用这个箱子带糖糖看医生的。这周陆续哭过几次。每次都是谈论的时候又习惯性拿糖糖的肥开玩笑做话题然后眼泪就流下来。连自己也不够争气无法阻止。

在这之前我大概是死口不会认自己真的在伤感的人。现在我是那种必须反复安慰自己要好好过不让自己的猫也担心的人。在这个过程我或多或少学懂了什么。也不懂了什么。只大概明白恢复过来还需要很多时间。多谢这段时间一直支持安慰我的火火同君君。只有你们明白我脑子里的所谓伤感的是什么。其实真的只有那么那么多了。

posted by  at  2010-03-12 06:05:5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扇型的游泳池    -[Write/文字]
Tag:

冷,所以频频想起南方。早上醒来时难过。又梦到扇型的游泳池连续好及次都以不同形态出现。有时是干枯的,有时是换了颜色的池水。不变是旁边一栋栋骑楼或村屋带南方气息。

这次梦里有他。清晰地,看到他的皮肤爆搽,上面有些黑头和墨的位置,阳光晒在头发上呈楷色,背后沾着蓝色的池水滴滴混在银链上闪着一些光。他在与谁说话,而我悬浮在水面上,没有一点力气,快要沉下去。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喊出他名字。只差一点点,我就能碰到他背脊。但竟然也不伸手。就那么顺利地自然地醒了过来。

朋友说她已不再梦到伤感的梦。我说,这只是一个过程,总会有终点的。

 

 

 

posted by  at  2009-12-19 03:31:27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咖哩王子何处有?    -[Write/文字]
Tag:

白天我和她一人买了一对木偶。戴帽子的印度人说是他自己手做的,据说是国王和王后。然后给我们一边弹木制的手风琴演木偶剧。有着啊里巴巴一样的胡子唱我真的一点也不懂的歌。导游先生还是继续施展他的推销技巧。有些消费就是那么莫名奇妙地继续下去。在这粉红色的城市真让人好爱好爱。回到酒店我一直在练习印度的琴,那是一种南瓜做的大琴。声音还没换线前还是很锐。所以我放弃了,先单用手拍就已经很好听。今晚同台的是两个饺子很出名城市来的日本女生。果然精致得好看。我们说点多点咖哩吧,回去就吃不到那么多了。酒店顶楼雇佣跳舞的印度姑娘开始不舍得我们。每次看过来都真的在微笑,而不是在讨小费。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整天都心闷得手抖。借此机会喝多了一瓶啤酒。

洗完白白,头未干就收拾行李。明天回德里再转机去瓦拉那西。对寨蒲尔的一切我想很久很久以后我还是会记得清楚。

 

posted by  at  2009-10-22 02:30:51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miss    -[Write/文字]
Tag:

诚恳带着你给的项链走到远一点的地方怀念你。你说那是蓝色的眼泪,也是星星。这几天我又过敏,项链与汗一纠结在一起就不舒服。但不愿意脱下来,因为没有停止想着关于你和我的事情,到底会怎么一个模样,既是伙伴也像好友。但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明白什么叫做不习惯。

 

posted by  at  2009-10-20 03:16:3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打侧睡的瘦肉    -[Write/文字]
Tag:

有时候她醒来,干渴。身边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人。但有一瓶子水。

大口大口喝完,转过身睡。不喜欢。又转回同一位置同一方向。她实在习惯在右边上床,靠右则睡。因为他亦一样习惯要求她睡在他右手边,把手放在枕头与她颈部的位置。或藏在枕头里把它垫高。再用另一只手摸她的小肚子,脚亦非要跨过来夹着她。像蚕茧把她缠了一圈。她会觉得自己像一块瘦肉,被筷子死死夹实。那种习惯好舒服。以致她后来交往的所有人,都被要求睡在她的左则,适应她的习惯。

又或者说她根本不介意所拥抱的人。她只在乎自己是否能够死死地被夹实。她开始怀疑自己从来没喜欢过其他的人。她喜欢的只是一个背后藏了手的被垫高了的枕头,抚摸自己小肚子的手,或跨过来夹着自己的脚。

谁都好。请待她如瘦肉。

 

posted by  at  2009-10-01 09:39:1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不谈情,说相机    -[Write/文字]
Tag:

1。[你好28ti]

原本怀着撞彩心理硬不信邪e02问题而买下leica minilux.但最终可怕的事情不够一周就发生。真的很恐怖,开不到也关不到。试验了不够两卷又全尸换机。虽然有带可修理,但如果机的本身不能确保摄影就是不便。那种日日担心的状态我是不会愿意尝的。后来在可选机不多的情况下把心一还。咬牙带28ti回家。友人笑我挑剔,但我又实在爱上面复古式针盘。说实话我更多时候只是因为单纯喜欢相机本身的使用时感觉和外表。照片成色虽然还是让我很纠结。但至于很技术上的问题还时让专业的人去研究更多吧。

2[关于摄影]

如果没记错,最早最熟悉的一台相机,是新给我的卡片式的索尼数码,样靓非常薄,可以像手机一样携带。像素300。至今仍收藏。然后我又挟持了他的另一台,同样牌子,翻转开合式设计。那个时候很喜欢,也已经是当时比较时髦顶端的傻瓜机,我是指对一个学生而言。直到我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理光gx8。我才开始心里一声,喔,原来相机是可以按自己感觉去调节去拍的。我就是在这机年一直使用gx8。直到它坏,直到它好坏好坏。但我还是不想换和离弃。因为它陪我旅途过那么多,不同的人生活和地方。虽然它只是小小的数码旁轴,但是它教识了我什么是光圈。什么是补光。那一串串数字。

但自从,我离开了他,离开了我的城市。我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淘胶卷相机。感觉极度想要一种属于自己的磁场。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什么都想试,但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既然离开了就想重新认识自己并由最根本开始。才发现自己所了解的知道的太少。亦没太多金钱可以挥霍。所以一开始给自己规定只能买不超过200元的机器。但后来上瘾一样渐渐买了很多傻瓜机,又把它们一部部给了身边不同的人。能拍就好高兴。通过小箱子把时间偷掉偷起来。那种神奇就像魔法的同时让人产生亢奋感。并疯了一样想去拍。拍点什么。但后来才明白那或许不是对的。因为所拍的都过于性急,并过渡尝试,不在心态平稳的时候按下快门。那种被摄下的东西转眼很快会在心里消失。那种连自己也不能会被敏感,被触动的每格,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所谓的美好光景。我要的不是偷窥,或者偷掉他人的人生和瞬间。或一些黑黑的灰色层面的东西。而是我想记得,纪念,告别的那个时候,我或我的朋友,他/她与我在一起时的生活,偶然拥有的某种小暧昧,青春里发生的,做错或者做对的事情,带敏感兴奋的刹拿,按下的格。那都是扎扎实实在我心里一直想捕捉的记得的每一幕。而我身边也有这么一群人,为纪念记低这些成长里的细微一直在旅途,一直在努力。

可以说当手里拥有一个相机,就注定了潜在性倾诉。无论用的是那个形式和方法。按下快门的瞬间就是人与人之间一个交流的开始。没有人是天生的摄影者。但假如心里拥那么一点心存感激所生活的,所接触的,观察的。亦可以尝试用一个方式去表达。无论这个载体是文字,或摄影,或绘画。

我们这一代,生长在时代的裂缝里。但亦算是幸福。既没战争,亦没太过于让人精神抖振的事情。也缺少了一些英雄的人去影响去带领。但恰恰我们都知道着过去。可以秉承也可以去学习。既然有时候世界并无那么精彩。可以自己亲手去创造。来日方长自有一套。

ps:前段时间看madi为青年摄影写下很好的一文,再三感动觉得值得看。

 

 

 

 

posted by  at  2009-09-14 07:44:4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