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跨不过    -[Write/文字]
time:2011-08-03
tag:

午夜、白昼、驯鹿,如心脏最底的领域。

我们无法面对,沟通,失去了语言,跨不了过去,跨不了过去。

即使彼岸有花草,如檀木,是景致的细节,我们,手拖着手,汗流在身体上,跨不了过去。

是过于任性的脉,跳跃失匆,幻想他日,在巴比河旁,在湄公河岸,寻水中枯石,建立堆积,承载梦岛。

不如我们,生活在这里。反正,世界大,我们逃不了,逃不远。

不如我们,消失在诗与文言文之间,看起来至少是文雅的。不落他唾人言,片语。

不如我们,跌入泥垢,挖更深更浑浊的,我们或许,可就此下沉。

但我亦怕,只是我执意厌世,你并不想同行。

只是我亦怕,没有声音,听不见风的呻吟,树木也不摇,花不开,食物亦无味的最底狱。

如电影,过片断在屏幕,把眉头锁放大,逐寸解剖,看到颜色,才明白,当日你与我注定跨不过,今日你与我,注定逃不过,跨不了过去。

 


  posted at  2011-08-03 03:35: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