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记一段情    -[Write/文字]
time:2009-03-25
tag:

朋友下周一结婚.我衷心替她开心.在感情上,她可以忍到.妥协到.所以终于等到.

我却什么都办不到.比起逃兵我应该是那种行先死先的先锋.因为太勇.觉得早走早解脱.

晚上给电话母亲.告诉她我始终放不下.也当然觉伤心.

不是那段感情.是那个自己.如果稍微妥协一点学会忍让.或许周一结婚的人也有我份.她说如果我心里始终记挂他人.应该可以原谅.怕就怕我到最后孤独一个.什么都留不下.太勇猛伤了他人累了他人.但她始终赞成我离开了一段不了解对方的感情是好的结束.出走了的人既然走远了还是不能再看回头.

是的.最后我唯一想倾诉这段感情的人竟然是我的母亲.

晚上为新项目找资料.关于广州关于骑楼.明明是我城.闭起眼也记得楼上楼下一屋一瓦如何建的如果筑的.但从未拍过一张上下九或北京路.因为被商业改造得都很丑.像堆积起来的积木盒.

楼的颜色.花窗,花地砖,雕花市纹早统统翻新改建.现在再看,像偶然经过那里的路人一样.找不到熟悉的感觉.到底我是不是有过记忆在这里.那个为我买过汽水一起吃牛肉干看过戏的男人呢.他身上的味道呢.噢,有点遥远.好多事好青春.浪费得七干八净又心甘无悔.记不清晰了.是因为场景改变.是因为距离疏远?

madi说忘记一段感情大概需要一半的时间.好.我等.


  posted at  2009-03-25 04:16:47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