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不谈情,说相机    -[Write/文字]
time:2009-09-14
tag:

1。[你好28ti]

原本怀着撞彩心理硬不信邪e02问题而买下leica minilux.但最终可怕的事情不够一周就发生。真的很恐怖,开不到也关不到。试验了不够两卷又全尸换机。虽然有带可修理,但如果机的本身不能确保摄影就是不便。那种日日担心的状态我是不会愿意尝的。后来在可选机不多的情况下把心一还。咬牙带28ti回家。友人笑我挑剔,但我又实在爱上面复古式针盘。说实话我更多时候只是因为单纯喜欢相机本身的使用时感觉和外表。照片成色虽然还是让我很纠结。但至于很技术上的问题还时让专业的人去研究更多吧。

2[关于摄影]

如果没记错,最早最熟悉的一台相机,是新给我的卡片式的索尼数码,样靓非常薄,可以像手机一样携带。像素300。至今仍收藏。然后我又挟持了他的另一台,同样牌子,翻转开合式设计。那个时候很喜欢,也已经是当时比较时髦顶端的傻瓜机,我是指对一个学生而言。直到我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台理光gx8。我才开始心里一声,喔,原来相机是可以按自己感觉去调节去拍的。我就是在这机年一直使用gx8。直到它坏,直到它好坏好坏。但我还是不想换和离弃。因为它陪我旅途过那么多,不同的人生活和地方。虽然它只是小小的数码旁轴,但是它教识了我什么是光圈。什么是补光。那一串串数字。

但自从,我离开了他,离开了我的城市。我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淘胶卷相机。感觉极度想要一种属于自己的磁场。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什么都想试,但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既然离开了就想重新认识自己并由最根本开始。才发现自己所了解的知道的太少。亦没太多金钱可以挥霍。所以一开始给自己规定只能买不超过200元的机器。但后来上瘾一样渐渐买了很多傻瓜机,又把它们一部部给了身边不同的人。能拍就好高兴。通过小箱子把时间偷掉偷起来。那种神奇就像魔法的同时让人产生亢奋感。并疯了一样想去拍。拍点什么。但后来才明白那或许不是对的。因为所拍的都过于性急,并过渡尝试,不在心态平稳的时候按下快门。那种被摄下的东西转眼很快会在心里消失。那种连自己也不能会被敏感,被触动的每格,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所谓的美好光景。我要的不是偷窥,或者偷掉他人的人生和瞬间。或一些黑黑的灰色层面的东西。而是我想记得,纪念,告别的那个时候,我或我的朋友,他/她与我在一起时的生活,偶然拥有的某种小暧昧,青春里发生的,做错或者做对的事情,带敏感兴奋的刹拿,按下的格。那都是扎扎实实在我心里一直想捕捉的记得的每一幕。而我身边也有这么一群人,为纪念记低这些成长里的细微一直在旅途,一直在努力。

可以说当手里拥有一个相机,就注定了潜在性倾诉。无论用的是那个形式和方法。按下快门的瞬间就是人与人之间一个交流的开始。没有人是天生的摄影者。但假如心里拥那么一点心存感激所生活的,所接触的,观察的。亦可以尝试用一个方式去表达。无论这个载体是文字,或摄影,或绘画。

我们这一代,生长在时代的裂缝里。但亦算是幸福。既没战争,亦没太过于让人精神抖振的事情。也缺少了一些英雄的人去影响去带领。但恰恰我们都知道着过去。可以秉承也可以去学习。既然有时候世界并无那么精彩。可以自己亲手去创造。来日方长自有一套。

ps:前段时间看madi为青年摄影写下很好的一文,再三感动觉得值得看。

 

 

 

 


  posted at  2009-09-14 07:44:4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