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10.8    -[little thing/碎事]
time:2009-10-09
tag:

明明某个他就在我身边说过它的名字,回来又忘了。贴着玻璃我又看到这样的紫花蕾一束束。在旧屋外也有一两株。在不同时候拍过它们,照片都在某些人手里和记忆里。那些繁花。处身越远越怀念。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让我更怀恋,亦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更让我觉得宿命起始,途归有时。

计划出逃的她说:他做到了能让我完全放手再也不回头的所有的一切。

真亏有她,话如己出。

有时候关系就那么那么一个模样。谁都仅是一个寻觅过程让你明白,让你过渡,受一点伤害后让你看清楚最为珍惜。懂得始终留下来的人才是真的。

银链我脱了。人过于念旧,以致残念在物品上。那是不对的,不以证明的。认识10多年。遗憾彼此未能了解全部。未能体谅过全部。但我仍感激过去,你多少陪过我走一段路。即使你已经做到了能让我完全放手再也不回头的所有一切。好足够。


  posted at  2009-10-09 07:42:18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哈哈,广州真的有好多的才女。
画的画儿真好看。
Posted by 戏舞 (http://xiwu215.blogbus.com)  at   2009-10-13 17:14:40  [回复]

哈哈,广州真的有好多的才女。
画的画儿真好看。
Posted by 戏舞 (http://xiwu215.blogbus.com)  at   2009-10-13 17:14:3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