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is it over    -[drawing/画画]
time:2010-01-02
tag:

昨晚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我在外滩18号的大窗外看烟花一朵朵.从没那么近距离看上海电视塔.始终觉得它不美丽.倒数的时候大家都打响手里的彩炮.有人欢呼有人接吻.手里干杯完毕我又匆忙赶下一局.在路上人群里一个棕色发的意大利人把我拉住.[你有火机吗]我有,于是他把我带到橙色的孔明灯旁.与其他的不认识带醉和幸福的面孔点燃.随着明灯缓慢升.有一整个垃圾筒那么巨大.突然觉得兴奋.那是来自内心的激烈的兴奋,甚至无法解析但肯定绝对不是来自那几杯加冰的RUM.我尝试打电话给我爱的每一个朋友并告诉他们我爱他们.甚至尖叫.说很爱很爱.都是真的.

然后一个人在路上.打不到车.也无法躲过人群,看他人欢喜热闹.又觉得自己被淹没.瞬间流了眼泪.为什么没有勇气去骂一骂一个人的自私.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在炽热地爱.连简单一句问候也开不到口.那一瞬间 is it over.没有确定性和方向.有些东西碎了在心里.你是不知道的.不会发觉的.一旦时候到了就会跌一块下来.疼又痒.但那心底里的声音却无比真实.每次选择写和面对.一次又一次.不是要证实或者去说明某些纠结.只是这些过程过于感性而剧烈带来一些后遗症.我需要不断地自我了解然后治疗.

记得之前大门结婚.我作她证婚人.她那幸福的脸捉着我手快要哭了.说你一定要幸福.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总让她失望.对那种事情把握不好.搞砸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推搪到自己认为对和不对的份上去争取去评理去任性.然后多了很多伤.

记得几天前蛋蛋拖我的手.说还是与我相处最舒服.我不清楚现在这样的状态算不算是结局.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坚持得很久或者更久给自己更多勇气去继续行走.或者又会因小小的事情而摔跤.

记得得君君与我在北京那大得空虚的旅店.互相哭得狼狈.不知道该谁先擦眼泪.谁先用掉纸巾.说破得狠的小秘密.那么多年.谁也不舍得.不是名分.而是某个味道某个细节.换了一个人就不是同一个人.

记得我在高处的房间醒来.下面是我城.阳光晒得让人不舒服.房物小得不真实.他已经走了.留下擦过头发的湿毛巾.我拿在手里继续睡.却停止不到自己抽泣.知道已经彻底完了.有些事情留不下留不住.

记得她带着小绿本.风尘扑扑地来到我面前.说已经解脱.没有哭.声音响亮得让我相信她是少数坚强而我又不知道怎么保护的好女子.转头又让我重复看到和感受并明白她委屈.

记得他在半夜醒来.摸索我的手.过分紧张告诉我他的梦.不是太好.关于我离开.我却不知如何安慰。因为我亦一样,三年来重复,觉得他要离开.而我无法到达他的城市找他.好不安.

记得在恒河.看到蓝色的天慢慢转成粉红色.太阳并不是想象中刺眼地出现.但却迅速地把周围.污污的河水.与烤得熏黑的祭坛.都染了一片金色.我把一盏荷火灯点燃.诚恳祈祷.并相信它,让它飘得很远.

记得在节日.尽过一次孝心.拉母亲的手从回小时候的公园.她开心到很不好意思.却又问什么时候可以再聚.无法答.

总结起来.过去的这一年.去几个值得自己反思和骄傲的旅途.遇到也遇过一些人.有些很重要并改变了我一些什么.也因为很努力而东西按轨道去走.但心里依然变化不大.可以的话.我还是会继续做那么的一个我.无论谁是否喜欢.该感动和怀念的事情我都会用心记得和记住.因为生命里要原谅要读懂要珍惜的并把你和我遗忘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我.不想改变了.感谢过去一年你们爱我.我也爱你们.


  posted at  2010-01-02 03:41:3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
Posted by jamhippy ()  at   2010-01-03 18:12: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