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新浪漫    -[drawing/画画]
time:2010-03-03
tag:

听林一峰唱新浪漫.里面有句;无人同享刚铺好的雪白被单.很伤感,但主角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只猫.我不是想写伤心事.我只是想它.又再想起它.

它从小在我身边.一直跟我.六年了.好坏它都在我身边.我给它取名糖糖,有一个与我现在名字有关联的小故事.有奶牛一样的毛.刚离开家时好穷,没买床,我铺了垫打地铺.它就在我身边滚来滚去.家里没书没电脑.但有笔所以画画,它喜欢睡在白纸上,再破坏它.它从一开始很调皮.咬我手.到后来怕我,再信任我.很多小故事只有我知道.有一年与好友小斯知道它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只山东大猫,又好笑又气.但我一直认为它肥,没有颈,到大了真的长不长.

有时候它就睡在我身边,与我及我爱的人在一起.我会执意抱着它.窗帘吹来南风,身上汗还是施腻,没风扇.在我城的傍晚,或深夜.会清楚听到它呼吸缓慢,像拥有了一个赤子.而我拥有着,是家人的感觉.但通常我会很容易肚饿.又不舍得惊醒它起来吃点什么.那些时光美好得过于真实.以致我更体会到我所保护的及所能保护的大概真的只有那么一丁点的东西.

后来我给它一个妻子,叫绵绵.灰色的.她不是一个温顺的姑娘,很不信任人.从一开始排斥我们,到失足从七楼跳下去.糖糖和我都没有离弃她把她救回来.后来它们结合.生了更多小朋友.照顾好它们就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责任.

再后来,我又搬了两个城市.每一次都必须让它们短期内适应一个又一个新环境.是我觉得最失职的事.因为我生活始终介乎在稳定和不稳定的一个边缘.并不是最好的状态去照顾好它们.即使真的花了足够时间和它们在一起.但人始终不可能去了解动物思想的完整.又或者更多的原因.我始终没有察觉到它的不舒服.直到它走了.它真的消失了.

我告诉我自己不要难过.但我还觉得它在我身边,在白被单里等我一起睡.我只是还没有习惯它已远走.这几天甚至不想打开自己BLOG看到它的相.PAUL说我一定是好爱它所以才会那么细腻捕捉到.真欣慰.

但记得扬扬说过.在我画里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苦.大概我是懒得伤心.又或者觉得糖糖它一定希望我开心.就如它一样,一直都是一只开心的充满喜感的家伙.它只是走了.先去了一个更开心更安乐的地方.会更好的.

我不舍得伤心了.打起精神吧.


  posted at  2010-03-03 07:12:16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誒。。睇到我喊~~
呢張畫真系令我好感慨。。。
當知道糖糖病咗之后,我就系度啉,好后悔上年同佢生活果段時間,無一張合照~~
Posted by 君 ()  at   2010-03-03 20:29:47  [回复]

祝福它
Posted by 爬树 ()  at   2010-03-03 10:59: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