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O P I L + sha sha


我不想难过    -[little thing/碎事]
time:2011-01-10
tag:

回家煮了红枣糖水,甜腻。把暖水袋放满热水,覆盖上被子。还是冷。不是很喜欢冬天,身体会变得稍微虚弱。稍微敏感,稍微地会因为一些事情看不清楚。朋友发来今年的运程书,基本是坏年。我摊开双手,不知道生命线在那里。更多时候我怕看轨迹。不看星座,也少理运程。因为我不想相信那些都是命。或许是真的,或许不是。

五年都没回过自己的家。昨天天途然经过,忘记了自己家号码,也忘记那个窗口是我家。旁边老建筑都还在,童年喝汽水的士多店都在。但我一直都不在,也回不去。也没生悲,就只有怀念。

今天再去,重复拍下。经过多少窗户,看到墙黑,那都是生活痕迹,都觉得羡慕。干脆,回到小学,告诉校工,我是这里的学生,能进来么?真进了。没上楼,就在操场里。看篮球架很矮,最爱的沙池没了。教室门小,红旗也很小,想像不到曾经一部分成长生活曾经微缩在这里。小朋友扶爬在铁门,问我你是老师吗?我没答,他又问,你是老师吗?后来我走,他们也跟着来,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但敢肯定我是外人。入侵了他们所认知的生活。

后来接妈妈去吃饭。她带我走去附近我与玩伴常去的江边。哎呀,已经不是小时候熟悉的河床了。早已填了一点又一点变了大路,车也能通。瞬间很陌生。我在那里?我真的在这里吗?我错过了吗?是怎么发生的?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不安?是什么使我都一一不适应又得赶紧提醒自己,喔,没什么的。

然后妈妈你说,买房子的事情,趁便宜,说做公证,房子最后就是属于我的。我说停,为什么要花任何一分钱让我父亲过得好?为什么要买房子,我不希罕,我要买的是家庭。

但你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明白,你就什么都这样迫我,迫我疯。迫我扭曲。我敢肯定,你再迫我一次,再迁怒于我,你真得考虑我真的不会再见你了。

连任何一个朋友,稍微提起,都为我生气。你是我母亲,怎能连一秒都不停下来想想或理解我难堪?

从小我就那么努力地让你们骄傲。你们,谁,站起来告诉我,你和你老公干了些什么。你保护我了些什么。你们有没有一次让我觉得我有这样的父母是值得骄傲的?

很想知道母体,子宫里的羊水是怎么样的一回事,是不是真的很暖,我渴望被那样的东西包围。仅仅一次。

 


  posted at  2011-01-10 01:18: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看了你的blog很久
原来真的每个人都有很伤的一面
Posted by JasonM ()  at   2011-01-10 02:30:44  [回复]